会道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0-31 07:00    次浏览   

c.南宫生性格刚直,喜欢辩论。与人争论时,虽能引用事例、分析道理,但因他求胜心强,以势压人,所以众人没有哪个折服于他。

南宫生,吴人,伟躯干,博涉书传。少任侠,喜击剑走马,尤善弹,指飞鸟下之。家素厚藏,生用之周养宾客,及与少年饮博遨戏,尽丧其赀。逮壮,见天下乱,思自树功业,乃谢酒徒,去学兵,得风后《握奇》阵法①。将北走中原,从豪杰计事。会道梗,周流无所合。遂溯大江,游金陵,入金华、会稽诸山,搜览瑰怪;渡浙江,泛具区②而归。家居以气节闻,衣冠慕之,争往迎候,门止车日数十辆。生亦善交,无贵贱皆倾身与相接。

d.南宫生经历了三次变化,由早年的尚侠,变为壮年的思自树功业,学兵习武,且豪侠尚气,喜欢交游,助人之急,再变而为静退,怡然处约。

b.南宫生不仅豪侠仗义,胆识也过人。当时有两个武将非常蛮横,屡次殴辱读书人。南宫生听说后,气愤难平,在酒席上教训了其中一个恶人,为读书人出了一口气。

有二将军,恃武横甚,数殴辱士类,号虎冠。其一尝召生饮。或曰:彼酗不可近也!生笑曰:使酒人恶能勇?吾将柔之矣!即命驾往。坐上座,为语古贤将事。其人竦听,居樽下拜,起为寿,至罢会,无失仪。

久之,稍厌事,阖门寡将迎,辟一室,庋历代法书,周彝、汉砚、唐雷氏琴,日游其间以自娱。素工草隶,逼钟、王,患求者众,遂自闭,希复执笔。歆慕静退,时赋诗见志,怡然处约,若将终身。

a.南宫生是位奇男子,少年时任侠好客,性格直率,喜欢饮酒赌博游玩嬉戏。等到壮年,立志建功立业,于是学得兵法,北上中原,与各位豪杰共商大计。

另外一个人曾经在别人家作客时遇到南宫生,看到南宫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怒视南宫生并离开了。某一天看见南宫生一个人骑着马出去,就带了一些打手,拿着刀策马跟在南宫生的后面,好像就要动手打人。南宫生故意放慢缰绳在路中央走,一点也不躲避。那个人知道南宫生不是软弱的书生,就带着人离开了,不敢冲撞冒犯叫他避开道。第二天早上那个人还由朋友引见到南宫生那里赔礼,请求交好。南宫生能以气节服人大多像这样。南宫生性格刚直,善于谈论,喜爱规劝朋友的过错。朋友中有抵触自己的,就当面指出他的过错,一点也不记仇。跟人谈论,总是求胜,然而能引证事实,分析道理,众人没有能驳倒他的。

其一尝遇生客次,顾生不下己,目慴生而起。他日见生独骑出,从健儿带刀策马踵生后,若将肆暴者。生故缓辔,当中道进,不少避。知生非懦儒,遂引去,不敢突冒呵避。明旦,介客诣生谢,请结欢。生能以气服人类如此。性抗直多辩,好箴切友过。有忤己,则面数之,无留怨。与人论议,蕲必胜,然援事析理,众终莫能折。

很长时间以后,(南宫生)渐渐厌倦了人事交往,就关闭家门很少接待宾客。清扫出一间屋子,收藏历代名家法书,周朝的铜器、汉代的笔砚和唐代的雷氏琴,天天沉迷其中自娱自乐。他一向工于草书和隶书,接近钟繇、王羲之的造诣,但苦于索求的人太多,就隐藏不露,很少再拿笔写字。他羡慕安静退隐(的生活),常常作诗来表示自己的心意,安乐地过着朴素简约的生活,像是要这样度过一生。

南宫生,是苏州人。身材高大,广泛涉猎书籍经典。年轻时喜爱侠义的行为,爱好击剑和骑马,尤其擅长用弹弓,对准飞鸟就能击落它。家中向来贮藏有丰厚的财物,南宫生就用家中的财物周济供养宾客,并且和少年们一起喝酒赌博游玩嬉戏,花尽了家中的资产。到了壮年,见天下大乱,就想着要建功立业,于是离开酒肉朋友们,去学习兵法,学得了风后布阵打仗的方法。准备往北到中原去,跟随豪杰们图谋天下大计,正赶上道路阻塞,各处走走都不合意,就沿着长江往上走,游历了南京,又到了金华县和会稽诸山,搜寻观览瑰丽奇特的景物;渡过钱塘江,泛游了太湖,然后归家。南宫生在家乡一向因有气节而出名,士大夫们都仰慕他,争着到他家请他或问候他,他家门前停放(来宾)的车一天有几十辆。南宫生也喜爱跟人结交,无论贵贱,都倾身恭敬地跟他们交往。

家虽贫,然喜事故在,或馈酒肉,立召客与饮啖相乐。四方游士至吴者,生察其贤,必与周旋款曲,延誉上下。所知有丧疾不能葬疗者,以告生,辄令削牍③疏所乏,为请诸公间营具之,终隐其德不言。故人皆多生,谓似楼君卿,原巨先,而贤过之。

有两个武官凭借有武力,十分蛮横,多次殴打侮辱读书人,(人们)称(他们)是戴着帽子的老虎。其中一个人曾经请南宫生喝酒,有人说:那个人酒醉后会言行失常,不可跟他接近。南宫生笑着说:依仗酒醉撒酒风的人怎么会勇悍?我将要制服他。即命令仆人套车前往,(酒席上)南宫生坐在上座,给(那个军将)讲说古代贤良将帅的故事。那个人非常恭敬地听着,还在下面行礼敬酒,一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失礼的地方。

(后来)家里贫穷了,但仍然喜爱跟人结交,有时赠送酒肉(给朋友),随时召朋友一起喝酒吃肉以娱乐。到苏州游玩的四方士人,南宫生了解到他们是贤良的,一定要殷勤恳切地和他们交往,在各种场合引荐称赞他们。相识的人家中死了人或生了病没有钱财以供安葬或治病的,告诉南宫生,他就让人用纸写清缺少什么,替他们到公众之中去筹画办理,最后做了好事也不说。所以人们大多称赞他,说他像任侠好客的楼君卿、原巨先,甚至贤良超过了他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