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从远处走过来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1-09 06:56    次浏览   

老人在我面前停住,抬起头来,夕阳映红了他的苍苍白发,也映红了他那双昏浊的眼睛,像两盏快燃到尽头的烛火。他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比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还要多,还要密集。他问路,那路在很远的地方,在城市的边缘,坐车可以到达。

太阳失去了耀眼的光芒,落到离地平线不远的天边。它像一个年近垂暮的老人,用温和的慈样的目光依依不舍地打量着这个曾经被它的热情灼烤过的世界。那些高楼和矮屋,那些大树和小草,那些宽阔或者狭窄、平坦或者崎岖的路,都在它那暗红色的目光里逐渐柔和起来,① (an dan)起来。它的目光深情然而无力。它的时间不多了。我在一个车站等车。一位老人拄着一根山藤拐杖,慢慢地从远处走过来。拐杖和地面的叩击声,在宁静的暮色中清晰地响着笃、笃、笃、笃

明天早晨,太阳还会回来,并且会变得年轻,变得容光焕发的。他呢?

他慢慢地隐没在越来越③ (you an)的夕阳中,只留下越来越轻微的拐杖叩地声笃、笃、笃、笃

汽车从他的身边开过去,响亮地鸣了一声喇叭。看来,没有谁能劝阻他的。他一辈子都是这样走着,靠自己的脚追求自已的目标,他一定到过很多他想到的地方

他② (shou lian)了笑容,固执地摇着头,转身走了。和来时一样,拐杖平静地点着地面,慢慢地朝前走,走向只剩下半边血红脸的夕阳。